杭州保姆纵火案828天后,那个“死”去的男人决

 行业动态     |      2020-03-16 10:41

自那之后,人们定格了对他的印象:络腮胡须,满脸憔悴,时常泪流满面,始终都在为妻儿讨要公道的路上。

前一晚,远在广州出差的林爸爸像往常一样和妻子朱小贞通了电话,聊得很开心,只是他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听到妻子的声音。

一直以来,莫焕晶的保姆工作都不称职,做饭不好吃,不怎么说话,每周还要额外请一次钟点工打扫房间。

嗜赌的莫焕晶看在眼里,并不感激在心里,相反的,她以买房为由借了10多万,又来来回回偷了二三十万的东西去卖。

欲壑难填,赌资很快赌光,债台高筑的莫焕晶动了邪念,想通过先纵火再救火的方式,获得女主人感激后借钱。

于是,那天凌晨,蓝色钱江公寓2幢1单元1802室里,莫焕晶趁着一家人熟睡之际,用打火机点燃了书本,引燃了沙发窗帘。

当朱小贞带着孩子准备逃时,大火已经堵住了所有出口,她带着三个孩子被迫挤到小房间里,无助地打了一遍又一遍的求助电话,祈祷着救援人员尽早叩响房门。

尽管那天消防车出警很快,但进小区耽搁了不少时间,后来因为消防云梯够不到,水压过低等等问题导致又延缓了救援。

其时,孩子的舅舅心急如焚,几度想冲上楼救人,都被拦了下来,几个家属在楼下哭成了泪人。

花了近两个小时,大火才得以扑灭,救援人员破门而进时,母子四人早已被浓烟活活熏晕,每个人的脸都被熏得很黑。

送往医院抢救,哪怕医生使出浑身解数,切开气管,心脏复苏,依旧没能从死神手里抢回生命。

另外一边,火急火燎赶往机场的林爸爸接到了舅舅电话,一句“没有用了”让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飞机上哭到不能自已。

林爸爸看着妻儿被一个个从冰柜里拖出来见最后一面,看着每个人熏黑的脸,看着小儿子连眼睛都没闭上......没忍住,一下子崩溃掉了。

当他看到老婆眼角带泪,误以为还活着,便发了疯地叫她,叫到喉咙沙哑,但都没能叫醒她,抱着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原本有个很幸福的五口之家,有一番事业,住在高档小区,老婆主内,他主外,大儿子懂事聪明,二女儿漂亮温柔,小儿子乖巧伶俐,连他自己都觉得饱受上天眷顾。

他还没来得及为老婆补办一场婚礼,还没来得及和家人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还没来得及看着两个小子长大、女儿嫁人......

大火之前,朱小贞曾跟林爸爸说:“老公,如果有那么一天,一定要我先走,你会比我坚强,但我会受不了。”

这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着亲人离世,这个男人却眼睁睁看着四个家人被大火烧了个面目全非,痛苦叠加,无以言表。

林爸爸再也找不到生活的暂停键,只是被时间推着一步步往前走,被迫与残忍命运缠斗了很久,很久。

对那时的他而言,时间漫长得可怕,活着的每一刻都是煎熬,他想过死,唯有死亡才能消灭他所有深不见底的痛苦。

火灾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就去了房子,看着满地狼藉,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妻儿们当时的恐慌,再次红了眼眶。

但他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不断强迫自己,要保持冷静克制,不让身边人担心,不让自己丧失思考,不让眼泪流出来。

那天,他在家中找出了几件妻儿的衣服,就着被火烧焦的味道拼了命地闻,只求能从里面闻出他们的味道。

那些日子,他的脑子里总会不自觉假设着一切如果,如果大火没发生,如果当时他在场,如果没雇佣莫焕晶......

有次他梦到那场火灾,以为只是梦,心里松了一大口气,直到醒来时发现那就是现实,心再度被撕了个粉碎,坐起身哭了起来,一直哭到天亮。

尤其在为妻儿“守七”的四十九天里,他拼命表现得隐忍克制,尽所能不让来悼念的人察觉到他的悲伤。

灵堂气氛很压抑,许多人都在痛哭流涕,而林爸爸不一样,多数时候他都坐在灵堂一个角落,翻看手机相册,也不说话,一个人安安静静。

每逢七天,他都要亲自做很多妻儿爱吃的饭菜祭奠,在灵堂诉说着对他们的思念,提醒他们记得来梦中找他。

柽一,没有爸爸在以后跑步慢一点,帮爸爸拉着阳阳和潼潼,帮妈妈一起照顾弟弟妹妹,我们柽一是大男子汉了,爸爸再也不能跟着你们跑步了。

此生有你,夫复何求!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小贞保重,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们来世再见。

他明明一点都不好啊,却还在拼命强忍悲伤,他以为只要忍住了,妻儿就不会看到他的痛苦。

这天,妻儿尸体火化,林爸爸一开始竭力表现得正常,和来宾握手聊天,所有人都没发现他的异常。

只是当他看着火焰再次燃起,妻儿尸体烧成灰烬,那些往日的冷静克制荡然无存,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彻底失态,哭得不成样子:

眼前团团迷雾,莫焕晶是否能判死刑?为什么救援花了近两个小时?保安为什么声称楼上没人?物业要承担多少责任......这些都等着林爸爸逐一去解开。

网络上谣言四起,传他与保姆有染,传他一个孩子要索赔一亿,传他为了钱要和物业私了。

如此种种在他伤口上再度划下一个深深的口子,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受害者怎么就成了口诛笔伐的对象。

哪曾想,开庭之日一再延后,他足足等了半年才等来开庭,原本以为凶手能就此伏法,不料其辩护律师中途离场,导致庭审再次延后。

林爸爸说,哪怕物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都不愿承认自己过失,还把责任推给了消防。后来哪怕一次次拆穿物业的谎言,哪怕消防也直指物业的过失,物业都没有站出来致歉,甚至追悼会也没有派一个代表过来吊唁。

物业想过要私了,但林爸爸始终都不肯接受,他深知这一妥协,非但妻儿不瞑目,还会有更多的人会遭受同样的磨难。

眼前的苍天大树能不能撼动,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是妻儿唯一的希望,唯一一个能帮他们讨回公道的人。

再次站上法庭时,当整个纵火过程重新提起,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顺手将水杯砸向了莫焕晶。

与此同时,他还成立“潼臻一生”的基金,要把那些所得的赔偿悉数捐出,要帮助全国消防受灾的人,提升中国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和促进完善保姆甄选机制。

对于没有妻儿的未来,他不敢想,不愿想,他也没想过,自己怎样才能活过来,只是行尸走肉般过着每一天。

这世上从未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林爸爸的孤独未曾有人能化解,尽管身边看似不少人陪他,可实际上没有谁能真正陪到他。

每天他都要到那片废墟走走,有数不清的话想对妻儿说,午夜梦回,情绪时常失控,坐在床上哭喊,求着妻儿快点回来。

直到有次,经朋友介绍去了一座庙,和师傅聊天,聊了很久,所有情绪得以释放,哭了很久,师傅让他试着把爱转移,去帮助更多的人。

他在寺庙旁亲自种上果树,在雨水中弄得一身泥泞,期待某天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

他还在寺庙里放生,看着鸽子高飞,黄鳝下河,把那些天的不愉快融进雨里,随江河飘得很远很远。

那次跌落瀑布住院,听闻四川地震,躺在病床上的他立即捐出了5万现金和2000件衣物,只希望绵薄之力能给同样可怜的人儿带去一束光。

为了能背着妻儿到处走,替他们看看这个大千世界,他在自己背上以他们名义纹了身,带着他们继续前行。

彼时,他在泸沽湖旁,看柳树发芽,看海鸥飞翔,看情侣嬉戏,回忆起了妻儿种种,思绪万千,却愈发坚定。

时间再往后,他去了西藏朝圣,想起一家人在草原上骑马的场景,红了眼眶,但这次他闭上了眼,把眼泪憋了回去,伴着淅沥小雨,在草原上开车飞奔。

和物业缠斗的两年里,他看着父母亲人也为此身心俱疲,不忍心,最终还是选择了放下,和物业和解,也算放过自己。

而在当天和解后,他又马不停蹄赶往秦岭深山一所小学,为穷乡僻壤的孩子们送去穿不起的校服。

虽然伤口尚未愈合,也很难愈合,但林爸爸在炼狱中看到光了,他在艰难地爬,去迎接那道重生的曙光。

他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帮了很多人,一点一点地去温暖别人,又一点一点地被别人治愈。

828天,对林爸爸来说是一个轮回,从天堂到炼狱,再从炼狱一步步爬出来,他真的好难好难。

我看着为了妻儿一路奋战,看着他诉尽断肠之苦,看着他与自己和解......眼泪总是忍不住哗哗往下掉。

倘若发生在我身上,恐怕我早已被摧毁得千疮百孔,我不知道,该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经受这般变故。

林爸爸守七那段日子,每天都有四面八方的人赶往灵堂,为逝者上香,为生者打气,来不了的都在网上到处托人帮忙上柱香。

那把大火是烧光了所有,这个男人也曾满目疮痍,对世界失去信心,可我们的温暖还是把他寒掉的心一点一点捂热,一点一点把他治愈。

往后,岁月依旧风雨飘摇,林爸爸依旧会忍不住潸然泪下,但我坚信,这个男人会带着所有羁绊,更加勇敢走下去。

最后,也请你相信,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见无法接受的离别和失去,但爱一定一直都在你身边。

《灭绝人性!保姆涉嫌纵火烧死女主人和三个孩子,上个月刚向雇主借了10万买房》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