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矛盾转化中的永恒,物极而必反

 行业动态     |      2020-07-02 03:55

天下人都知道美之所以为美,于是就有了丑;天下人都知道善之所以为善,于是便有了恶。故而有与无、难与易、长与短、高与下相互发生转化。

本章出自《道经》三十七章的第二章:为而不恃,功成弗居。开篇老子就指出矛盾和转化是永恒的,且这种矛盾处在不断变化的状态之中,不断转化,其中更是蕴藏着“道”。

圣人老子是在传达:世间没有绝对,只有相对的理念。世间万物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有善就有恶,有美就有丑,有生就有死,有喜就有悲,任何事物皆有其两面性。正所谓月盈则亏,当事物的一面走到极致,就会向着相反的一面转化,故有物极必反的说法。

老子也是通过“物极必反”的道理来警示世人,一切不要做的太满,否则后果将是反面的,将得不偿失。

自古以来,圣人都以顺应自然的心态处事,采用不发号施令的教导。圣人让世间万物按照自己应有的规律进行,任由一切自由的发展而不去强加干涉,生养万物却不去占有;培育万物却不炫耀;成就万物却不认为自己有功劳。正因圣人不居功自傲,才不会失去什么。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圣人看到了世间万物皆有其两面性,他感受到了事物中存在的规律性,因此能够辩证的看待问题,行无为之治、不言之教。而非主观臆造将自身意志强加给事物,圣人始终任由万物按照自身固有规律发展,所以能够做到“无为而无不为”。

圣人通过行无为之治、不言之教成就他人,但他们却不居功自傲,甚至是避开自己的功绩,对于一切功名、成败、荣辱淡然处之。大美不言,大道无形,这是一种深层次的智慧,圣人与世无争,他们才不会失去什么,所谓得失一念间。

在张良追随汉高祖刘邦期间,协助刘邦出谋划策一路过关斩将,夺取咸阳;他经常给刘邦讲兵法;鸿门宴中,张良与项羽、范增周旋助刘邦脱困;建国后,劝刘邦不立六国后代,避免后患;使刘邦封韩信为王,调动攻楚积极性;最后定天下,也是张良建议刘邦追击项羽,才一举胜利。

纵观汉高祖刘邦的一生,倘若没有张良,便没有后世的汉高祖,更没有西汉王朝。可以说,在刘邦的一生中,张良是其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刘邦曾在南宫摆下宴席问大臣:你们知道为何我能拥有天下,而项羽却失去天下吗?有人说:是因为陛下仁爱,能够与人共享天下,而项羽嫉贤妒能,杀害功臣,不能与人能共享天下。

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如此功绩,足以张良福泽子孙后代,而他却拒绝了刘邦的册封,只要“留地”,这个他与刘邦初次见面的地方,以示报答知遇之恩,因此被后世称为“留侯”。随后张良辞去官职归隐,修身养性,研习黄老之道。

张良此举看似自保,实则更是“为而不恃,功成弗居”的表现,他位极人臣依旧不居功自傲,不接受册封,成就刘邦之后飘然而去,亦成就了自身,流芳百世。

万物之生育运为,皆由于道。而道未尝以为己有,亦未尝自恃。至于功成而未尝以自处。夫惟不以功自处,是以物不违也。圣人体道而立,故亦如是,岂有恶与不善继之哉。

老子在本章中传达的理念是:世间万物都具有两面性,矛与盾存于一身,一面到达极致就会激发另一面,月盈则亏,物极必反。与其对事物刻意而为之,不如任事态自由发展,以一种淡然的心态面对,不因功成而傲,不以失败而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