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就是纵容,法律才是武器

 行业动态     |      2020-08-10 07:24

“2019年8月,河南商丘柘城县刘女士不堪丈夫窦某某家暴,为逃生从二楼跳下导致双下肢截瘫,事发后,当地检察院立案,以故意伤害罪对窦某某提起公诉,2020年7月24日,法院通报该案件将择期宣判。“

我住在老街有多少年,陈晓燕(化名)凄厉的惨叫就伴随了我多少年,她就住在我家左手边的第三栋房子,年轻漂亮身材姣好

丈夫在外做房地产生意,家境殷实,是老街那一排灰扑扑的自建房里突兀又耀眼的存在,但她的特别不仅仅在于生活的优渥和长相的突出,还在于那栋砖红色的三层小洋房时常传出来的打骂和哭泣声。

频率不高,这也得益于大多数时间丈夫都在外地做生意,但是每次我看见她家门口停着黑色的轿车时,我就知道今天晚上这场家暴的戏码又要如期而至地上演了,邻里之间相隔不过三四米,尤其是在深夜,每一声惨叫都像是利爪划破了寂静,也像藤条一样一道道鞭笞在我的心里,她的惨叫尖锐又短促,但是哭泣却绵长而克制,听得叫人心里发酸。

等到第二天,大家看向陈晓燕的目光都是复杂的,夹杂着好奇、打探、还有同情,总有些热心又八卦的大婶会隐晦地向她问起昨晚是怎么回事,但她却总是含糊其辞一言蔽之,就像是她脸上的遮瑕膏,盖上厚厚的几层想要伪装成风轻云淡的模样,却让透出来的淤青和伤口更加的欲盖弥彰……

人类最擅长的也许就是忍耐和习惯痛苦,时间长了之后,她的尖叫声从来没有停止,但是呜咽和哭泣的时长却越来越短,而最开始还会替她打抱不平的大叔大婶们,也不再插手,甚至会在茶余饭后抱怨这场闹剧影响了自己的睡眠,甚至会变本加厉地批判本就是受害者的陈晓燕:“还不是因为自己除了脸蛋啥也没有,得靠老公养,不然这样还不离婚?”

我看到她的次数并不多,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见到她的最后一面,高考结束后,我们一家从老街搬走了,在和邻居们道别的时候,我透过窗户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她面容憔悴,上牙槽咬着下嘴唇,眼泪不断地从眼眶中流出,好像淘米时把米粒从食指和大拇指间一颗颗拧落,我从未见过那样大颗的眼泪,她的眼神空洞苍白,就像一条狭小的走廊,尽头飘着细密的雪。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不是因为她已经对痛苦麻木不仁了,而是她哀莫大于心死,她已经哭不出声了。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但那些长夜里的惨叫和哭泣就像渗进了我的血液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感官刺激。

和所有的中国人都有“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一样,陈晓燕对于自己被家暴这件事总是选择逃避或是沉默,但这件事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并不会因为你的无视而消失,而只会藏匿在你的沉默之中,成为社会的隐痛。

全国妇联统计数据显示:有24.7%的家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平均每7.4秒就有一名女性受到丈夫殴打每年有15.7万妇女自杀,60%是源于家暴。

你以为离你很远的事,可能就发生在你的隔壁,当你在网络上看到别人发出来的触目惊心的图片而暗自庆幸时,可能危险已经在暗自发酵。

papi酱公司旗下的美妆博主宇芽YUYAMIKA在镜头前揭露了前男友@沱沱的风魔教长期对自己进行家暴的罪行

影视演员蒋劲夫多次家暴女友中浦悠花,分手之后乌拉圭新女友julieta发文控诉其二度家暴是个暴力狂

黄奕和丈夫黄毅清在离婚之际多次爆发骂战,曝光丈夫生活不检点且多次因为家庭琐事施暴于她并晒出验伤报告

已经去世的韩国女星具荷拉此前报警被男友家暴导致子宫出血并晒出自己受伤照片,全身多处淤青

这些还只是勇敢地站在镜头前愿意展示自己的伤口来给予大家血的教训的公众人物们,但家暴的案例仅止于此吗?不,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太多在沉默中爆发或者是在沉默中消失的女性。

柴静在《看见》一书中有一篇名为《沉默在尖叫》的文章就是聚焦于“长期忍受家暴的女性不堪重负最终弑夫”的主题。

云南省女子监狱里的暴力杀人的女性重刑犯中,因家庭暴力杀夫的占了60%,而这其实就是家暴最后的归宿:爆发。无论是何种形式的爆发,是像公众人物一样曝光罪行再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还是像文中的安瑞花或是小豆、安华、燕青一样,拿起柴房的镰刀和摔碎的酒瓶保护自己……

在2015年年底,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通过了中国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并于2016年3月1日起实施。

这意味着家暴不再是普通的“别人家的私事”,而是涉及到法律责任,所以,既然已经有了明确的法律条文来保护我们的正当权益,那么当遭遇到侵害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学会采取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暴力行为在披上了“爱”的外衣后,罪行也绝不可能逃避法律的约束。

·目睹家庭暴力的儿童的情绪反应可能包括恐惧,内疚,羞耻,睡眠障碍,悲伤,抑郁和愤怒

·身体反应可能包括胃痛、头痛、尿床和丧失集中能力。一些儿童还可能遭受身体或性虐待或忽视。大部分家暴妻子的男性也都存在着家暴孩子的倾向和行为。

·儿童可能会表现出焦虑的现象,注意力持续时间短,学习成绩下降,可能还会经历言语、运动或认知技能的发育迟缓,甚至出现自伤自残行为

·如果孩子长期目睹家暴,会对父母形成生理上的条件反射的恐惧,对父母唯命是从,内心极度懦弱自卑,精神压抑,学习被动,甚至形成人格障碍。

被家暴者常常伴随着挥之不去的羞耻感,生怕这个秘密被他人发现,因此导致了他们不会主动寻求帮助,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或者听天由命不作为逆来顺受,这种“我有罪”的思维盲区会让受害者心甘情愿忍受家暴,觉得这是自己的应该承受的,否认自己被虐待和最小化虐待行为,以缓解自己内心的痛苦。无法察觉这是一种畸形的恋爱或是家庭关系,所以作为受害者,我们需要时时刻刻警惕自己的心理变化,因为家暴不仅仅只有身体暴力,还有精神控制。

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告诉家人和朋友自己的遭遇,你们之间的谈话都可以为以后不必要的之时提供人证;保留并收集好虐待的证据和文档,验伤报告或是照片录音,这些会对你将来起诉施虐者提供有力的证据;准备好应急包裹,可以为你的随时逃跑节省时间,并且提前计划好如何逃跑,逃跑之后去哪里最安全;在手边准备好正当防卫的工具,放在哪里既隐蔽又方便拿到,以免自己的生命安全遭到威胁,可以随时进行自我保护

很多时候,受害者是可以感受到施虐者的爱的,他们在每一次家暴之后,都会搂住瑟瑟发抖的你,轻柔地哄着说下次不会了,都是他的错,还会对你进行物质上的补偿,让你陷入了这样的陷阱:他是爱我的,只是他用暴力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占有欲罢了。施虐者在关系的最开始往往不会展现出虐待行为,而且是非常迷人的,因此我们总是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会迷途知返知错就改,甚至有的人沉迷于这样的关系而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深深迷恋着囚禁施暴的一方。

发生恶劣的家庭暴力时,我们可以拨打110报警,也可以拨打12338妇女维权热线寻求帮助,也可以就近向所在区县、乡镇(街道)、村(社区)妇联组织投诉,反映或求助。

如果受害者自己不愿意发声,耽于这段危险关系,其实大部分的旁观者都是无法真正插手到家暴事件中去的,但是即使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表达我们的关心也可以给他们带来一些力量和温暖。

我们要记住,施虐者非常善于操纵受害者的心理,并且将她和朋友家人隔绝剥离开来,我们需要帮助她识别出危险的信号,帮助她认清这段不正常不健康的关系

对家暴的放纵,只会导致其越来越频繁,程度不断加深;对受害者的漠视和讨伐,谁也无法保证我们将来会不会深陷其中,求告无门

你的每一次救赎,都会给无数其他和你有同样经历的人以勇气,你的每一次发声,都会给其他深陷黑暗的人以微弱之光,也许一个人的发声只是莹莹之火,但是无数火苗聚集起来就是可以照亮黑夜的燎原之火。

如果我们都能够拨开“爱”的外衣,认清包裹在其中的暴力内核,那么就像柴静说的:“他人经受的,我必不再经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