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表示健康码码上加码肯定不对:健康码不

 公司新闻     |      2020-03-09 13:17

2020年3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表示,首先,目前不同省份的风险等级、响应级别和防控要求不同;其次,各地健康码生成的标准不一;再次,健康码只能证明受检者当时的状况,此后的健康状况不能简单地据此判断。因此,一方面健康码码上加码肯定不对,另一方面一码通行的环境条件也尚不成熟。

有网友说了一句: 老人都没智能机。还有网友说: 开始让办出入证、后来让办健康证、现在整个健康码、加上身份证一共4个证! 我想说健康码是挺好,但是某些地方现在就身份证+健康码缺一不可!但是老年人没有智能机啊!!!

有网友说: 前两天一本地大爷去超市,带了身份证,超市工作人员用大爷手机按半天说怎么没有支付宝,我说这是按键机老人家啊。。当然没有支付宝。但是大爷有身份证体温也正常,就是不让进去,只好问能不能给钱,让工作人员买东西出来。。。

有湖北网友表示: 有几把用?逢鄂必拒,连门都出不了,有码也没有人认可,又不是统一的,拿出门还是要你提供健康证明,还是要隔离你,听到你是湖北人赶紧让你滚,所以这个健康码你告诉我它有什么几把用?有什么依据?难道就是骗流量骗个人信息?

有黑龙江网友说: 是啊,今天黑龙江飞广州北京中转,填了四个码了![允悲][允悲][允悲]

更有网友指出: 各种码,各种登记……出个门太累了,还不如搁家里。就是各自为政,不想松手。

还有网友说: 根本不懂这东西有啥用,全是自己填的,就算接触过确诊的都能给自己填个绿码。

值得一提的是,有网友说: 条件成熟或许疫情已过。。。“健康码”这种产品,本身就可能严重侵犯公民隐私。这类产品就不应该存在的,现在居然还有人忽悠全国统一。这些呼吁的人,是想“作茧自缚”吗?

各地的健康码政策,也是花样百出。有的地方要求必须每户每人都要有健康码,和户卡对上,还要求再向社区上报身份证号,真不知道老人怎么办,也不知道最基层工作者要花多少精力才能落实到一家一户?

特别随着大规模复工复产潮的到来,人们很快发现所谓“一码通行”不过是一时一地之便,人们早已被一个“码”的世界包围。进小区有小区的“码”,去商超有商超的“码”,下高速有下高速的“码”,去外地则换成了外地“码”。各主体、各层级、各地区恰似群雄争霸,攀着比着上“码”。杭州健康码、北京健康宝、上海“随申码”、重庆“渝康码”、天津“健康码”、西安“一码通”、“秦皇岛健康认证码”……

人们每想挪动一步,都必须先静下心来,认真应对管理者制造的各种“码”,否则只能此路不通。不仅如此,人们的个人信息也反复被各级管理者和开发主体采集而去,究竟何用不得而知。

新冠疫情到现在,情况早已不同当初,当人们置身一个遍地健康码、通行码的世界时,当人们反复填写、提交个人信息时,人民群众的方便又从何而来?

健康码、通行码的泛滥,其实集中折射了我国社会的很多乱象,缺乏理性、盲目跟风、重复建设等一直存在的问题,在各地花样繁多的健康码上都有所体现。

有了好的做法,比如说健康码,各级各地就一拥而上,争相模仿,而不是去问一问该不该上,该由谁来上。就健康码来说,当基层好创意涌现时,首先需要考虑的应该是吸收基层的经验,从更高层次、更广领域进行顶层设计,推出“一揽子”解决方案,而不是任由各主体、各层级、各地区搞拿来主义,造成群雄割据的事实。当大饼摊开时,我们只能再拿出一笔钱,搞信息共享、互联互通,好端端的管理措施,成了填不满的“烧钱游戏”。

联系我国在信息建设上存在的问题,比如在智慧城市建设、大数据中心建设方面任然存在跟风抢滩的“模仿游戏”。那些一拥而上、名不副实、面目雷同的智慧城市和大数据中心,尽管也打着“智慧”、“集约”、“高端”等旗号,但走的还是粗放投入、重复建设的老路,结果只能是瞎折腾一场,浪费资源,劳民伤财,除了留下包袱与教训,什么也留不下。各地各式各样的健康码还有再走这种老路吗?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健康码、通行码,再一次全景式的展现了社会管理的盲目和浮躁,这值得观念和制度上的反思。

但愿这次,真的能记住教训,多一点理性,少一些跟风,健康码是为了方便人民群众,而不是为人民群众制造麻烦。

应该说,健康码的面世,很“应景”也很务实,确实称得上“数字技术用于政务服务的有效实践”。在具体的推进过程中,既有利于职能部门加强监督,也给企业和居民带来了极大便利,实现多赢,可圈可点。但是一跨地区就不灵,则让人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