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个层面解读历史爱情片《奥斯卡与露辛达》

 公司新闻     |      2020-03-09 21:18

《奥斯卡与露辛达》是根据澳洲著名作家彼得·凯瑞的同名获奖小说改编,吉莉安·阿姆斯特朗执导的爱情片,由拉尔夫·费因斯、凯特·布兰切特主演。该影片豆瓣评分7.3分,1997年上映,曾获得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最佳摄影和最佳配乐提名,被《Times》杂志评为当年十佳影片。

电影剧情不复杂,主要讲述的是19世纪英格兰,传教士奥斯卡怀着理想,去往澳洲开展事业,想让更多人承蒙主恩赐。露辛达是衣食无忧的富二代,她拥有美好梦想和纯洁心灵,继承家业后,决定将女权主义精神发扬光大。两人在轮船相遇后相恋,好胜做了一个赌局:奥斯卡把玻璃教堂运往内陆山区,而露辛达赌注是全部财产。一场大胆而疯狂的赌局,彻底改变两人命运。

对于这部电影,很多人都是仅仅从奥斯卡和露辛达之间的爱情角度来分析,但今天我更想从主题呈现、叙事空间、现实意义三个方面,解读这部赋予历史沉重意义的爱情片的艺术魅力。

01 主题呈现:以基督教信仰结构贯穿整个故事,陆地搬运木质教堂展开,水运玻璃教堂结尾,首尾呼应,突出文化信仰的主题

电影《奥斯卡与露辛达》改编的是同名小说的二次创作,是一部誉为“完美的故事”和“富有里程碑文化信仰意义”的代表作。影片借奥斯卡的信仰和传教经历,通过他赌徒式的精神和行为,提出了对上帝和宗教信仰的质疑。导演把剧作过半的情节内容呈现讲述他信仰的变化。

影片出现了第一个画面就是在陆地上搬移木质的教堂,以奥斯卡后代曾孙的第三人称叙述,隐喻告诫故事背景主题与宗教文化信仰有关。对上帝无比虔诚的奥斯卡,借用女友的工厂制造一座玻璃教堂,亲自运输到澳洲内陆目的地这个传教地,整个过程令他最终对自己的信仰深表怀疑,感觉曾经上帝的启示,只不过是耳边魔鬼的私语。

奥斯卡母亲得癌症早逝,他和父亲相依为命在英国小镇生活成长,他的身份是英国大不列颠帝国的公民。父亲是天主教的成员,所信奉的宗教不允许过圣诞节,更不容许在圣诞节当天吃圣诞布丁,父亲说那是撒旦的礼物。

他从小受父亲十分严格的宗教教育,有虔诚的宗教信仰。但因为女仆人帮他一起偷吃布丁,然后受父亲批评毒打。自那以后,他开始对父亲所遵循的文化信仰产生怀疑,在海边通过三次的投石选择询问“上帝”的裁决。最后他转向了父亲信仰的死对头,离家出走,奔向了英国国教牧师家。

在我看来,奥斯卡父亲的家教过于严厉,甚至说近乎残酷,这是非常愚昧的教育信仰。科学表明:人的一生安全感,是由幼年时期与父母的家庭教育关系影响的。过于严厉的管教、父母情绪不稳定、愚昧无知的信仰、哄打骂,会使孩子陷入自我怀疑的深渊,迷茫而无所适从,从而做出叛逆甚至误入歧途的行为。奥斯卡投石赌博选择宗教以及离家出走,这是父亲家教文化导致的。

奥斯卡在英国国教牧师的支助下,进入了牛津大学学习和传教。因性格极其孤僻软弱,不与任何人交往,大学的同学都称他为怪胎,并经常欺负他,所以奥斯卡也没有任何朋友。同时他的生活穷困潦倒。有一次偶然机会,一位信奉基督教的同学,带他学会赌博。他研究窥破赌博之术,赢了很多钱,继而成瘾。

赌博是宗教禁忌,信仰基督教的神职人员更不可染指。大学生阶段的奥斯卡变成一个赌徒传教士,还在神学院大肆赌博。这两种对立状态,反讽当时英国国教的虚伪与腐败。这种反基督教反道德的行为,反映19世纪欧洲基督教的堕落。当时从底层教员到教皇,都沾染了赌博恶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大学腐败宗教文化的侵蚀,必定使是软弱的奥斯卡,更加确立赌博信仰。

奥斯卡因自己赌博成瘾的思想行为问题,深感罪孽深重,有违基督教的教义。于是通过询问“上帝”旨意得到回应,决定去澳洲忏悔。他和露辛达在澳洲轮船因赌博相识后相恋。因赌博丢神职之后,他借女友工厂制造了一个玻璃教堂,送往澳洲内陆目的地,进行宗教文化的伟大传承。

奥斯卡伟大的基督教传承事业过程中,动用女友的大部分财产作赌注,途中扼杀大量队友和土著人。玻璃教堂是奥斯卡和露辛达最大的赌注,也是最后的赌注。影片结局奥斯卡因玻璃教堂沉没而丢掉了性命……

奥斯卡借以爱情的表面名义制造和运送玻璃教堂。玻璃不是固体,而是一种液体。教堂是基督教最重要的载体。19世纪的玻璃教堂,象征着一种工业和宗教文化结合的创新和颠覆。本质上,奥斯卡用玻璃教堂和爱情作载体,承载基督教思想文化信仰的野蛮帝国行为传承过程。

在我看来,玻璃教堂的沉没和传教士奥斯卡死亡,隐喻着新旧宗教文化的矛盾冲突和新宗教不切实际传递的失败。当今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大规模武装战争,宗教和种族文化,依然是最主要的因素。因此,我们想避免不同文化之间产生冲突,必须理解和尊重各文化信仰体系;以本土文化为主,融入优良的新文化,进行实事求是的创新,构建个人和社会精神体系更上一层楼。

02 叙事空间:通过物质、社会、心理、心灵空间的多视角,丰富电影的建构意像,呈现多层次的完整故事给观众。

电影《奥斯卡与露辛达》是以19世纪的澳大利亚为背景,描述了男女主人公奥斯卡和露辛达之间的爱情赌注故事,这是也是一部“简奥斯丁遇上托马斯哈代”的电影,它的叙述风格和表现手法与《黑暗之心》有许多类似之处,都是赋予沉重历史背景的悲剧爱情故事。

观看此部电影之前,原本以为它是一部纯粹的爱情片。如果仅从爱情的角度去解读,只能看懂电影三分之一,还会臭骂女导演制作水平——呈现大部份的电影情节内容与爱情无关。其实,影片是借爱情故事的巧遇连接,目的讲述文化信仰和传教历史影响意义。因此,从物质、社会、心理、心灵叙事空间的多视角度进行分析,观众会更直观欣赏到电影的艺术魅力和多层寓意。

电影叙述空间,由物质空间、社会空间、心理空间、心灵空间四种功能形态构成。物质空间是指故事中人物的生存空间与活动空间。《奥斯卡和露辛达》的物质空间为19世纪的澳洲——英国的殖民地。英国通过掠夺澳大利亚殖民地的大量财富而一举成名——成为了“日不落帝国”。

英国从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对澳大利亚进行控制,英国白人殖民者的思想意识成澳大利亚社会的主流意识,包括男权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露辛达是澳大利亚土生土长的殖民富二代。18岁时,她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大笔遗产,父母是英国移民,但她的个人价值观与所属的社会阶级完全不一样,打算将遗产捐赠给教堂,被拒绝后,又想借赌注转移给奥斯卡。

奥斯卡是一位年轻的英国牧师,他用赌马赌狗所赢来的钱支付在牛津的学费。他对自己极其吝啬,连寒冷的冬天也不买煤烧取暖,把赌博剩余的钱全部捐给神学院。在我看来,一方面露辛达想把继承的财产给教堂或奥斯卡,她认为所继承的财富不属于父母,也不属于自己。因为钱是从掠夺当地澳洲土著人的土地,转卖得来的。她对他们充满怜悯和内疚感。

另一方面奥斯卡把赌博赢来的钱捐给神院,他认为通过赌博赚来的钱是邪恶的,同时也是上帝的旨意。在19世纪的澳大利亚,当时白人对本土人大肆掠夺,通过买卖土地获得大量财富。在这种殖民侵略澳大利亚的物质空间,参与了奥斯卡和露辛达发生的故事,表明他们俩价值观的完全不同,为爱情悲剧埋下伏笔

社会空间是指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社会关系的综合现象,它是一个虚化的物质空间,也是抽象的。社会中的每位成员都必须遵守当时社会的道德伦理标准,否则将会受到惩罚。

奥斯卡和露辛达都喜欢空闲时间参与赌博,并沉迷于它。赌博是基督教禁忌之一。他们在轮船上通宵赌博,在赌场参与赌博,回到奥斯卡的牧师住所也继续赌博。在他住所时却被两位基督教的虔诚教民发现了,并严厉训斥他们。针对指责,露辛达立刻狠狠坚决反击:“你们以为自己很有教养,你们只是穿了礼服的野人”

在我看来,此时奥斯卡和露辛达孤男寡女,还深夜聚在一起疯狂赌博。与19世纪澳大利亚基督教思想为主要倡导的社会伦理道德,产生的冲突到达了顶峰。因为此事,奥斯卡被剥夺了神职。剧作通过呈现19世纪澳大利亚的男权社会空间,揭示人与社会传统道德的冲突。

心里空间是指反映人物内心活动的形象空间。或因观众的情感动因而形成的空间形象。在奥斯卡剥夺神职后,露辛达就把他接到自己的家住。从此,两人开始了爱情之旅。两人相互喜欢,但从未表白过。奥斯卡为挽救露辛达的名声而求婚,但被她婉拒,并谎称心有所属。奥斯卡单纯地相信了。为获得对方信任,他和露辛达打赌,运送玻璃教堂到澳洲内陆,对方押注是全部财产。

我觉得,露辛达是一位矛盾的女权主义者。因愧疚,把奥斯卡接到家住; 拒绝奥斯卡求婚,却把想自己所有的财产,通过运送玻璃教堂这个赌注转赠给奥斯卡,希望提高他的经济地位以及社会地位。另外还雇佣强大的队伍来确保他的安全。她赌两人幸福爱的未来,谁知悲剧结束。这就是露辛达独立又摆脱不了对男性依赖的心理空间。由于身份悬殊过大,俩人爱情并不被社会接受。

心灵空间是指那些直接或间接展示人物内心世界的精神、思想等的形象空间。影片中露辛达父母在她幼年生日时,送了“鲁伯王子之泪”长条玻璃制品的礼物,父母还故意用钳子把它砸碎,玻璃碎片飞溅到可爱的女布娃娃脸上。这组蒙太奇叙事画面,隐喻了长大的露辛达是一个独立的新潮女权主义者,因怪异的独权,象征玻璃会伤到她。

露辛达与母亲一起在澳洲生活时,她经常到非常浑浊的水坑游泳,一起身全身衣服都脏兮兮的,但她却非常开心。浑浊的水坑,代表当时英国殖民主义上流社会的黑暗,同时也象征露辛达在主流社会是一个“怪胎”,她母亲也有此感。奥斯卡运送玻璃教堂到澳洲内陆途中,看到一群群无辜的土著黑人被护送者杀害血淋淋的场景,他受不了,就发癫喝酒吸药。揭示主人公心灵的压抑和变态,表现了人为的传统势力对人的精神压迫的心灵空间。

通过该影片中的物质空间、社会空间、心里空间以及心灵空间叙事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我能够更好地了解电影人物的悲剧根源,再融合高超的视觉技巧,鲜明的人物个性和更深层的多方面寓意展露无遗。

03 现实意义:基于电影《奥斯卡和露辛达》中的爱情故事,谈谈我对现实与爱情的三点思考

影片以奥斯卡与露辛达的爱情悲剧为载体,呈现19世纪澳洲的社会现状和基督教文化信仰的入侵历史影响过程。爱情总是被社会现实摧残得支离破碎时,它才显得感人。玻璃教堂是奥斯卡和露辛达之间爱情的象征,但玻璃总是那么不堪一击。爱情是围绕我们一生重要的主题,因此,基于电影《奥斯卡与露辛达》的爱情故事,谈谈我对现实与爱情的三点思考:

从小到大,露辛达对玻璃特别喜欢,玻璃也是她的生计。玻璃教堂的出现,促使奥斯卡与露辛达对彼此产生爱情的感觉。由于高傲的露辛达一个谎言,奥斯卡的懦弱犹豫,两人都猜疑,没及时表达清楚。奥斯卡想制造并亲自运送玻璃教堂到澳洲内陆给她谎言中的爱慕对象,以圆露辛达的愿望,借此表达爱意和征得对方的信任。结果,老天给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爱,需要双方的互相信任,无聊的猜疑会给爱情带来危机,甚至使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消失在瞬间,等到自己醒悟时,留下的只是深深悔意。

在我看来,玻璃教堂承载着两人爱情计划的第一步:未来构想,也是他们的“订婚代码”。玻璃教堂的创意构思,象征着爱情萌芽初期的真诚付出和无私给予。露辛达与奥斯卡相遇后,因共同爱好、纯真本性而互生爱慕,但他们的爱情猜疑是最大禁忌,最后此生两人再也不能相见。

奥斯卡借玻璃教堂为赌注,露辛达让军队领袖杰弗里斯护送——奥斯卡和玻璃教堂到达澳洲内陆目的地,以保障爱人的安全。玻璃教堂不敌长时间的运输,在抵达目的地时因地板木片松动而沉没破碎,爱人也随之永远沉没河里。

奥斯卡运输玻璃教堂到目的地的过程,代表着帝国远征势力的杰弗里斯一路屠杀土著人。奥斯卡与露辛达的爱情之旅变成了暴力入侵;两人纯真脱俗的爱情,被十九世纪物欲横流的世俗社会无情扼杀;奥斯卡护送玻璃教堂的过程,象征了爱情在现实中的长途跋涉,经不起长时间和异地的考验;预示了两人有缘无份的结局。

玻璃教堂是两人借以表达的爱情订婚信物,然而,玻璃教堂的制造生产过程,被代表着主流阶级人的意愿横加修改,最终建成的玻璃教堂“是一场违背宗教的无知恶梦,是结构极不协调的大怪物“。这象征了奥斯卡与露辛达的爱情就像结构极不协调的玻璃教堂,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文化、阶级背景,性格、价值观、信念各不相同,因此,也不被当时澳大利亚主流社会所接受。

首先,性格的弱点是导致爱情悲剧的主要因素之一。奥斯卡性格保守、怪异而软弱,他的大学同学认为他有“恐惧症、恋物癖、许多奇怪的想法”。而露辛达骨子里是女权主义的思想,她高傲、不主动示爱,还将奥斯卡对她的求婚误以为同情,因此拒绝了奥斯卡。

其次,深层次的文化阶级差异是爱情悲剧的最重要因素。奥斯卡出生于英国本土的牧师家庭,代表着传统的基督教文化,是保守克己的虔诚教徒,对上帝有一种赌徒式的盲从。露辛达在澳洲土生土长的新殖民富二代,秉承母亲的新女性主义思想,崇尚自由和独立,与传统保守文明的基督平民文化格格不入、矛盾冲突不断,这些会导致她与奥斯卡爱情不可能拥有圆满结果。

所谓爱情婚姻的“门当户对“”,意味着精神和物质的等价交换,相互制衡,才能稳定永久。就像一把天平秤,哪一边过于重,就会倾斜,失衡,失去平等自由的意义。

本文通过对电影《奥斯卡与露辛达》深层主题、叙事结构、基于影片爱情故事的三点现实思考,从更立体的多层面解读,能够更好地了解影片所传达的深刻内涵。如果性格、文化、信仰等,不切实际地脱离社会主流偏差过大,这样并不符合传统社会的伦理观念,因此难逃被主流资产阶级所扼杀的命运。对爱情和理想的重要思考,我们必须建立在对抗世俗社会的文化信仰和各种的意外事故基础上,才能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