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经典奥斯卡提名电影,5种颜色,简直是摄

 公司新闻     |      2020-03-29 17:41

2002年电影《英雄》上映,2003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代表中国电影逐梦奥斯卡。在后来将近20年的时间里,也再难有中国电影能够如此走近奥斯卡奖。

之所以说《英雄》标志着中国电影进入大片时代,是因为从这部电影开始,利用中国文化符号,讲述中国故事,电影大片生产制作等电影的类型的主流化方向逐步确立。在这部电影中,作为视觉美学意蕴的色彩运用,又成为本片最具代表性的符号。

可以说,整部电影是张艺谋用5种颜色支撑起来的历史空间和叙事情节。这是他电影摄影艺术创作色彩运用的发展和一个高峰。

色彩作为影视画面和摄影构图画面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英雄》这部电影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可以借鉴和学习的色彩空间,那么张艺谋在影片中应用了那些颜色,又是如何通过色彩来构成画面和推进情节的呢?

在《英雄》的开篇,刺客无名觐见秦王嬴政。来到秦宫,面对的是数百名身着黑色官服的秦国官员,还有无数甲胄在身的秦国士兵。在城墙高耸的秦国宫殿,戒备森严,密不透风,觐见的使者必须更衣接受严密的检查之后才能觐见。整个过程中,从服装,到环境,从城墙到服饰,全部黑色为主。进入宫殿之后,也全部都是黑暗凝重,压抑肃杀的。

秦国在商鞅变法之后成为军事机器国家。在所有方面都显露出效率和秩序。在这种秩序之下,渗透着压抑和力量,形成了强大的震慑。黑色的形象和黑暗的空间,有利于加强这种压抑感觉。黑色形成的震慑也是形成在观众的心理层面。

黑色所带来的视觉感知在最开始就形成了对于秦国和秦王的形象描述,一种深刻的冷漠和强势最适合使用黑色来表现。

除了使用颜色,构图上使用的对称构图,强化了一种均衡感和平衡感。对称构图是我们民族比较钟情的一种画面构成形式。对称看起来完美均衡,但是缺乏活力和情感。但是在心理上形成的秩序感会形成惯性,就是权利结构带来的绝大震慑力的一种表现,这种权利必须是在平衡状态下的压制。

画面中仰视观看着黑袍的秦国大臣,在对称画面中,逐层仰望,到最终远处高台上宫殿中,秦王所在的至高处。这种逐层推进,递进的结构也给观众传达着对于权力的仰视。

红色是中华民族的象征色彩和颜色图腾。红色在色彩心理上象征了活力与欲望,在视觉感受上是温暖热烈的。我们的祖先信仰红色,也是红色带来的激情与能量让我们穿过黑暗和困顿,一直生机勃勃的向前发展。血液一般的红色象征着滚滚流动的民族的生命力。

电影中在讲述赵国故事中,通篇红色铺满。书馆老师讲授中国书法精髓。残剑飞雪情感纠葛、爱欲纠缠,秦国攻城血洗城池,都是在激情与献血中流露的滚烫情绪。红色成为这一段情节的主色调。

画面中的红色,集中出现在无名编造的情节部分。整个书馆里所有的人穿的衣服,所有的物件,全是红色,与之前的黑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红色其实是无名此时内心国仇家恨的表现,因为他编造整个故事,其目的就是刺秦,刺杀就意味着要流血,而红色是血的颜色。此外,红色暗示了无名最终会放弃刺杀,给秦王和天下苍生以希望。

红色是我们民族最熟悉的色彩,最容易感知情感的色调,在很多张艺谋电影中,比如他早期的《红高粱》为代表,就以突出红色的方式来营造视觉效果。

在讲述先秦这个历史时代的电影中,其实很少出现蓝色。张艺谋在电影中设置了明度极高的蓝色场景和情节。这种蓝色从历史时代的角度来说,是极为罕见的,正是这种与现实情况的色彩反差,是导演将更多心理层面的细节通过这种色彩环境进行表达。

影片中的蓝色,集中出现在赵国的藏书阁段落中。场景中从简牍到服饰,全部蓝色。这种蓝色是一种偏向紫色的蓝,有点某种“辐射”效果。这场戏中,画面呈现出青蓝色的倾向,透明,宛若晴空,视觉十分抢眼,诠释了残剑、飞雪俩人的忠贞爱情。这种情感纠结符合蓝色的色彩视觉心理在我们普通人的心理投射。这些蓝色的使用增加了整部影片的情感元素的含量。

全片最为精彩的是在残剑刺杀秦王过程中,在激烈的搏斗场景中绿色帷幔营造的大面积的绿色色彩空间。

绿色本身是生命的颜色。是希望的代表。在情节的发展过程中,残剑通过对书法的参悟,通过书法的理念逐步转移到对天下的理解,对刺杀秦王的态度的转变。这里的绿色充成为了和平、幸福的象征,隐喻了残剑对秦王认识的转变——秦王统一天下,结束相互杀戮与报复,保留生命的最大公约数。秦王不能杀。

绿色为残剑最终对秦王手下留情设置了生命的“绿色通道”。但是这个绿色又与刺杀这件事形成了绝对的矛盾,刺杀是要夺人性命,殿堂内却充满了生命的色彩。

这些绿色色彩的使用,也预示最后残剑劝说无名放弃刺杀秦王,正是残剑“悟道天下”精神内涵的外延。

影片中的白色大量出现在无名想秦王坦诚的将刺杀的整个过程全盘托出。整个刺杀计划失败,大义凛然赴死。在这些侠义之士在人情天下大势和自己作出了最后抉择之后,走向了自己生命的终结。

白色象征了贞洁和逝去。刺客们为了复仇,为了天下,最终没有刺杀秦王,成为历史上为天下成就的人物。残剑与飞雪选择自尽的方式,羽化终结,白色成为最佳的诠释色彩。最终又形成了很大的空虚感。刺客们的大义凛然和侠客风骨,用白色来代表,是完全适合的。

影片《英雄》中的黑、红、蓝、绿、白等色彩,均是创作主体在考究当时历史文化和民俗习惯的基础上,根据影片叙事表达的需要而做出的选择和表达。在创新的色彩和画面中,做到了色彩在视听语言上的极致表达和精致体验。

在平面摄影中,摄影色彩表达也是摄影语言的重要构成内容,与电影中的色彩一样,色彩的表现和色彩带来的视觉心理反应,是相同的。在前期拍摄过程中,光线的选择和使用,场景布置和色调搭配都是摄影创作的必须要素。

在摄影后期制作中,我们经常通过后期修图,改变画面的色温色调,或者直接营造某种色彩空间效果。在调整时一般的冷暖对比,也是常用方法。还有各种摄影风格,比如日系,欧美等其实都是有自身独特色彩倾向和风格的摄影色彩。

在影视和电影中,前期的置景设置色彩基调,后期制作更是有更加专业的调色程序来实现对影视片的色调调整。这些色彩技术操作的目的都是为了在视觉呈现上体现色彩在画面语言上的表现力和视觉心理的影响力。为了更好的表达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内容和想法。

总结一下,《英雄》的成功,首先且主要归功于张艺谋对色彩的匠心独运。这种对色彩的匠心独运在主观与客观上都随着《英雄》的成功开创了中国电影的大片时代。同时,在影片中,色彩的运用所引起的情感变化及所承载的涵义的原理,具有客观的设计价值。喜欢摄影的同学们可以从类似的影片中汲取色彩使用的经验技巧,在自己的拍摄中尝试运用。

这就是今天的内容,喜欢的同学不要忘记关注、转发、点赞,有什么想要讨论的,了解的,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是你们的侨,为你们分享摄影技巧与摄影文化,咱们下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