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不同意你和我妈复婚,好走不送

 公司新闻     |      2020-04-03 17:10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男人冲晓明殷勤地笑,母亲则对晓明说:“这是你爸,十天前就在家里住下了,原谅妈妈一直没有告诉你。”

顿时,晓明不淡定了。十岁那年,父母离婚后,父亲很快再婚,既没有再露过面也没有给过母亲抚养费,至今十八年,他对父亲也没了念想。在上海出差时,他和母亲两天一次视频,而父亲十天前就在家里了?看来,母亲一定还有事情隐瞒。

晓明不禁当面追问母亲,父亲却抢答:“我即将不久人世,回来看看你,顺便把我名下的一套房子转给你和你妈。”

晓明略为吃惊,母亲已把他拉到一边,晓明才知道:父亲和再婚妻子带着儿子自驾游出了意外,妻儿当场丢了性命,父亲倒是活了下来,但一年前又患了肝癌。

晓明28岁了,学历不高,好不容易坐到公司总管位置,母亲打零工的薪水也不高,所以一直没有能力购置大房子,母子俩挤在50多平米的房子里生活多年,谈了两个女朋友都因为房子吹了。

于是,晓明对母亲说:“十八年来他都没有给过一分钱抚养费,现在突然就如此慷慨送大房子?你就直接说他的条件是什么吧!”

母亲小心翼翼地说:“他让我在他住院时照顾他,也希望你能给他送终。”顿了顿,又说:“现在他也挺可怜的,再说,你有房子成家了,我也放下一桩心事了……”

晓明不禁心塞,心想母亲十八年来都不愿意再婚,独自拉扯他成人,如今,他好不容易在事业上有了点出息,打算再努力拼上五年争取买到房子,也好让母亲稍为享受一下,哪里想到父亲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他和母亲的生活。

晓明承认,这些年在单亲家庭的生活,让他深知贫穷和寄人篱下的苦,更不愿意母亲的晚年被父亲的病痛捆绑。

第二天一早,晓明趁母亲出门买菜的时候,便很客气地请父亲搬出去,不要再来打扰自己和母亲。

一个小时后,母亲买菜回来,连声叹息地埋怨晓明:“他到底是你父亲,又答应把房子过户给你的,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

晓明说:“妈,你和他离婚的第三年,外婆给您介绍对象,我也没反对过。如果您现在有合适的人想再婚,我也不会反对!但如果你和他复婚,我绝对不同意!我就是对他没感情!”

后来,母亲再也没有提过父亲,晓明以为母亲对复婚死了心,然而,一个月后,母亲开始经常往外跑且大半天才回家。

一个周日早上,母亲给晓明做好早餐后,便说和几个老姐妹约好了郊游,然后急匆匆地出了门。

晓明站在病房门口,看见父亲削瘦不少,躺在病床上正在对母亲说:“听病友说附近有家饺子馆不错,等会儿你去给我买些饺子回来。”

顿时,晓明无比心酸。是的,母亲真的太善良也太软弱。当年,他经常看着父母亲争吵,哪怕母亲是有理的一方,母亲也无法站在高处。他恨父亲,一个对家庭、婚姻没有责任和自私的男人,既不愿意用心经营婚姻,也不愿意负担起为人父的责任,从来没有管理过他的生活和教育,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他和母亲,又在需要的时候利用母亲的善良回来,自动屏蔽十八年来给母子俩的心理所带来的伤害。

一念至此,晓明怒火中烧,快步进了病房,随手拎起父亲床头柜上的水杯,一甩手,泼了父亲一脸的水,怒道:“活该你吃不饱!活该你饿死!再让我看见你对我妈这种态度,别怪我不客气!”

晓明心一酸,挽住母亲的手臂就往外走,说:“我不允许你再来看他、照顾他,否则,咱俩也完!”

母亲没吭声,随着晓明走了几步,突然坐在了病房走廊上的一张椅子上,扬着头说:“你爸就你一个儿子,只要我把他照顾好了,他那套大房子一定会给你的,昨天他还和我说起过几天身体好一些了就去公证处的。再说,他现在也挺可怜的……”

又过了大约半个月,一天晚上,晓明下班回来,母亲突然小心翼翼地说:“他说这两天感觉好一些了,打算明天和你一起去公证处办好房产过户的事,你能去吗?”

母亲顿了顿,继续小心翼翼地说:“我觉得你爸应该是回光返照,估计熬不过去了,你明天请个假去一趟吧?”

手续办完,母亲搀扶着父亲即将迈上出租车时,父亲突然转过身,蹒跚地走到晓明面前,抖索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象棋子递过来,说:“儿子,当年我和你妈离婚时,你哭着求过我,但是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过更好的不同的家庭生活,所以走的决绝。我知道你恨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我也很内疚这些年没有认真关注过你,但是你送给我的这个象棋子,十八年来我一直带在身边,也会时不时想起你。儿子,对不起你了。”

是的,父母还没有离婚时,有时候父亲有空了,父子俩会走一会儿象棋,这也是他和父亲唯一的娱乐方式,父亲也知道他最喜欢象棋里的“车”。父亲从家里搬走的那天,他追出门,把“车”塞到了父亲手里,求父亲别走。然而,父亲只是冲他笑了笑,走了,头也没有回。他对父亲的恨也是在那一刻曼延开来的……

他确实恨父亲,恨父亲的自私,恨父亲十八年的杳无音讯,恨父亲利用母亲的善良,但是,当他看着父亲摇下出租车的车窗冲他露出一笑时,他的心里除了怨恨,还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悲悯。

十八年前,父亲冲他笑了一笑做为道别,便消失了十八年。十八年后,父亲再次以相似的笑容做为道别,却比十八年前更为沉重和悲伤,那一刻,他对父亲所有的怨恨和悲悯随着泪水倾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