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社会丨猥亵也算强奸,就能保护“她”

 公司新闻     |      2020-04-30 09:02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性骚扰疑云、上市公司高管涉嫌对养女长期性侵案……这个4月,除了新冠疫情,有关女性保护的话题再度成为各国热议话题。而日前,西班牙两性平等部门开始起草法案,准备把猥亵罪取消,将其合并为强奸罪。

取消猥亵,是否意味着加大了对女性的保护?还是说,这样的决定,会使罪犯基于“犯罪经济学”的考量,对女性作出更大的伤害?到底怎样的社会形态,才能切实保护女性的安全与利益?

根据《国家报》报道,西班牙两性平等部门此次修改法案,取消猥亵罪,将这一类行为合并入强奸罪,意味着把强奸罪的定义放大了。而这一切与2016年引发巨大争议的潘普洛纳奔牛节轮奸案有关。

2016年6月7日,时值西班牙潘普洛纳城传统庆典“圣费尔明”奔牛节期间,年仅18岁的女受害人在凌晨时分因与友人走散,遇到一名男子搭讪。该男子与另外几名男性朋友以安全为由,主动要“护送”受害者回住地。但在路上,该男子却突然吻了被害者,并以此为暗号,5名男子把她拖入一栋住商大楼内轮流强暴,其中一人还用手机拍下了视频。事后,他们还抢走了女孩的手机,让她没法立刻报警。

这5名男子年纪介于27至29岁之间,全都来自西班牙南部的塞维利亚。他们在手机软件的社交群组里自称为“狼群”,并在社群中发布拍摄的侵犯其他女性的视频。

在经历了两年漫长司法诉讼后,法院根据证据,于2018年4月最终认定这5名男子强奸罪名不成立、性侵罪名成立,判处他们每人9年有期徒刑。宣判结果一经公开,马上引发3万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示威。抗议者认为,这5人“强奸”罪行情节恶劣,应该判处被告每人入狱25年;但法官认为,根据录像资料,尽管受害者宣称自己是遭强迫受到性侵,受害过程还被强行摄影,但5人“并没有使用致伤性暴力”,也没有以人身安全威胁被害者就范,因此全案不符合刑法妨碍性自主罪中对“强奸”的定义,只能以性侵定罪,据此判处5人有期徒刑9年。

然而法院判决与检方诉求、社会期待之间的极大落差瞬时引爆舆论。民众纷纷聚集在潘普洛纳的纳瓦拉法院、马德里的西班牙国会、司法部与最高法院等地表达愤怒与不满;网络上“#YoSiTeCreo”(#我相信你)、“#NoEsNO”(#不就是不)等标语也成为社交媒体的热门关键词。

图说:示威群众高举“不就是不”的标语要求法院判处潘普洛纳轮奸案的5名男子至少20年有期徒刑。 GJ图

声援团体认为,2016年奔牛节性侵案是近年西班牙性别平等诉求的重要体现——在过去,像奔牛节这类传统节庆日,时常发生以酗酒与狂欢为名侵犯女性的事件,但往往不了了之,舆论也大多指责受害者“自己爱玩”;但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下,离谱的轻判也明白地显示出:西班牙现行法律,对于性犯罪受害者的保障“过于稀疏”。

当时媒体上也有评论写道,根据西班牙刑法,被害人必须提出遭到暴力胁迫的证据,强奸罪名才能成立,但这项条件对被害者来说非常苛刻:被害者到底应该做出何种程度的反抗,既能证明自己遭遇胁迫,同时又不激怒对方把自己杀掉?

为平息众怒,同年7月,西班牙政府决定对强奸罪的定义作出修改,规定未经受害人同意的性行为即为强奸。首相桑切斯在宣布这项修正案时表示,“如果她(受害人)说‘不’,就意味着不愿意,如果她(受害人)没有同意,也意味着不愿意”。这意味着受害人无需再证明自己受到了威胁或暴力强迫。

但这起引发全欧洲关注的性侵案并未因犯罪者入狱而偃旗息鼓。5名罪犯在正式宣判3个月后,就缴纳了6000欧元保证金,获得假释,理由是“5人都没有前科,没有逃逸风险,住处距离受害者超过500公里,可以不采用延长临时拘禁的方式安抚受害者。社会对五人极端厌恶,因此他们不太可能重新犯罪”。

此事被媒体曝光后再度引起全西班牙社会巨大反弹。民愤之下,西班牙政府不得不筹备修改法律,也就出现了打算取消猥亵罪、并入强奸罪的新草案。该草案对暴力的定义也更为宽泛:只要有转移他人意志的行为都可构成暴力,包括语言暴力。不过,尽管有所改进,但自从部分内容被曝光后,这份名义上是“保护妇女”的草案一直被批评是对妇女造成更大的伤害。

眼尖的媒体发现,此次草案虽然扩大了强奸罪的定罪范围,但也把强奸罪的刑罚从原本的6年至12年降为4年至10年。法律人士从犯罪经济学角度看,认为容易定罪不见得就能保护女性权益,反而可能造成更大伤害。罪犯也是有犯罪成本的,虽然被定罪但刑罚却轻了,也就意味着犯罪成本降低了,那么罪犯的“恶胆”也就容易更大。

有关公益组织也举例表示,2017年西班牙政府对强奸罪定义作出修改后,针对女性的暴力性侵案件并没有减少:2018年12月,年仅26岁的女教师劳拉·路埃尔摩出门跑步时,被歹徒袭击并性侵,尸体5天后在其住宅附近的灌木丛中被发现;同年12月,一名27岁的美籍女留学生在马德里一汽车站附近遭袭击及强奸,面部和身体多处受伤;2019年1月,坎塔布里亚自治区拉雷多市一名26岁女子被男友用刀刺死……连美国驻西班牙使领馆都发出旅行警告,要求女性公民在赴西班牙旅行时注意自身安全。

对此,西班牙女性青年联合会主席穆尼娅·布拉娜表示,女性必须团结起来,集体谴责此类暴行,要求政府作出更完善的举措,切实保障女性权益。

对于包括西班牙在内广大欧洲女性来说,除了强奸这样的暴力侵犯,更让她们无奈且愤怒的是性骚扰情况日益严重。据欧盟去年11月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在欧盟国家,约半数女性称自从15岁开始遭遇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其中有32%的女性表示,性骚扰来自于职场。

今年2月底,世界知名歌唱家普拉西多·多明戈宣布,决定对此前近20位女性对他的“性骚扰”指控承担所有责任,并对曾带给这些女性困扰和痛苦表示道歉。

2019年8月,8名歌手和1名舞蹈演员在美国发起指控,称这位美声歌王曾对其进行性骚扰。当时多明戈表示,他始终认为,他与所有女性的“互动和关系”都是“自愿的”。10月,另有11名女性加入指控,其中一位“实名举报”的女性安吉拉·特纳·威尔逊表示:“多明戈多次未经同意就对我进行触摸。”

多明戈之前一直否认指控,还曾通过媒体辩解说:“她们指控我在华盛顿和洛杉矶歌剧院滥用职权是凭空捏造的。”他还表示自己在公众视线下生活了半个世纪,大家应该很了解他。在被指控后的半年里,多明戈取消了在北美所有演出,但依然活跃在欧洲舞台上。

不过,控方律师在约见55人之后甩出实证称,有27人作证曾在1990年至2000年这段时间里,经历或目睹过多明戈的不正当性行为;另有12人表示,他们知道此事,并且公司对此事也有所耳闻。随后,多明戈承认了罪行,他在声明写道,“这对于我本人来说也是一种成长。我之前没想到,或许有一些女性曾担心,如果诚实地表达自己的感受会对职业生涯有负面影响,但这绝对不是我的初衷。”

除了多明戈、吕克贝松、韦恩斯坦等文艺界知名“大咖”纷纷露出“狼容”,在欧洲政坛,特别是制定保护妇女的立法机构也不断爆出性骚扰指控。欧盟的报告也表明,由于各国法律对性骚扰的界定不够明确、女性自身对于男性某些挑逗式举动的感受不同、互联网发展后来自网络的性骚扰形式更多样、对言语或精神骚扰的举证十分困难、职场性骚扰通常与雇佣关系密不可分等原因,使得性骚扰更为隐蔽而普遍,在表明自己曾遭受性骚扰的女性中,超过35%的女性不会与任何人谈论此事,而选择报警的仅有4%。

也许,正如潘普洛纳奔牛节遭受性暴力伤害的少女通过媒体发布的公开信,“没有人应该为喝酒、在节日上和人攀谈、独自回家或是穿超短裙感到遗憾。我们应该遗憾的是这个社会的思维方式”。

继曾经在法国政府中担任部长职务的17位女性高官2016年发表联合声明、对政界普遍存在的性骚扰现象提出批评后,法新社在今年1月发表报道称,法国国民议会“立法者不守法”,性骚扰现象成了“潜规则”。

议员助理工会的代表艾丝翠德指出,国民议会中几乎所有党团都存在性骚扰,精神骚扰更是司空见惯。“发含有性暗示的短信”“把手放在女助理臀部上”这样的行为,早就让助理们见怪不怪;有过骚扰行为的当事人仍保有职务甚至得到提升,他们就会认为自己有权这样做,“有关性骚扰控告几乎就没停止过,但我从没见过有哪个男人因此受到惩罚”。至于精神上的性骚扰,很多人认为,当自己凭实力获得提拔后,总会有男性当面调笑着问她们,是不是因为美貌而得到了这个职位?

另一位工会代表介绍说,从2018年2月到2019年10月,有34%的助理离职。“制定法律的人根本不守法……面对拥有工作合同上决定你生死权限的上司,唯一的求生方法是逃离。”一名议员助理如是说。

今年2月,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报道震惊了世人。约三分之一的英国大学正用“封口”条款阻止学生将性侵投诉公之于众。

对全英136所大学的调查显示,45所大学表示曾使用保密协议。数据还显示,自2016年以来英国约300名大学生向校方投诉后签署保密协议,校方提供“封口费”总计约130万英镑(约合1139万元人民币),个人封口费为250英镑(约合2190元人民币)到4万英镑(约合35万元人民币)不等。

西伦敦大学的学生夏洛特(化名)称,自己在遭到该校另一名学生性侵后,将此事报告给了校方和警察。警方表示证据不足,无法起诉,这让她精神崩溃。但没想到的是,在回到校园后她经历了“比性侵更糟糕的事”:校方人员找她私下谈心,感谢她“没有毁掉性侵者的人生”,随后又表示如果夏洛特“小题大做”,将会被开除。夏洛特决定投诉学校,之后校方提出1000英镑的赔偿,但获得赔偿的条件是签署一份保密协议,不得对外公开此事。

除对遭遇性侵的学生“封口”外,英国大学还被爆出用钱或威胁手段让一些教职人员“封口”。

BBC此前获得的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英国大学花费8700万英镑用于支付教职人员的“封口费”,要求签署保密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