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里的宋仁宗,在历史上是个什么样的

 公司新闻     |      2020-05-08 09:10

最近,《清平乐》火了,戏里戏外的许多元素都成了大众津津乐道的谈资,甚至是许多网民争论的焦点。比如名字,这个“乐”是该读成音乐的“yue”还是读成快乐的“le”,这甚至还引发了学术圈的一波探讨,连词学界大牛人物都出来刊登文章发表观点,虽然,学术问题并不总是能得到统一和让所有人信服的答案,不过能引起这样一场讨论也可见《清平乐》这个古装电视剧的自身魅力。

人物、剧情、服道化等当然更是讨论的中心区域。有的会吐槽剧情节奏太慢了,像老爷爷散步一样,文戏虽然多,但冲突高潮合理铺垫却不够尽善尽美。有的赞叹《清平乐》不愧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质量是一定有保证的,光从服道化来看制作就堪称精良,一看皇帝群臣戴的冠冕所着袍服,就像从历史书里从宋代人物画像里走出来的一样。不管什么影视作品,人物形象肯定是个表现的大头嘛,有原著《孤城闭》打底,电视剧《清平乐》对帝后感情线的安排还是让观者觉得眼前一亮的,历史上宋仁宗赵祯的废后、立后的决定和行为就引起了很大的风波。

说起宋仁宗赵祯,他是天水一朝在位最久的皇帝,长达四十二年。我们熟知的许多故事都和他有关,最著名的就是狸猫换太子。在赵祯一朝,涌现了北宋一代最多的名臣大儒和许多文学家,如范仲淹、包拯、苏轼等都在仁宗朝,或奠定一生人格文风的底色,或作出一生最伟大的业绩。

宋仁宗的庙号全称很长,是“ 仁宗体天法道极功全德神文圣武睿哲明孝皇帝”,最重要的就是“仁宗”两个字。历史和后代人们的评论很允当,金朝、明朝、清朝皆有给皇帝上仁宗庙号的,但惟有宋代的赵祯真正当得起这两个字。或许宋仁宗不是千古明君,没有建立什么开疆拓土扫清六合的不世功勋,但作为皇帝,圣人教授的仁恕之道在赵祯这里是发扬光大的,“为人君,止于仁”,宋仁宗当之无愧。

相信有不少喜好历史的朋友,愿意去了解宋朝都是从对这个史书上传颂的仁慈之君的好奇开始的,当然赵祯的仁慈也只是在封建皇帝身上少见的仁慈,我们当然也不必为了他一句“朕不忍遽更先帝之号也”,就心里打起要生活在宋朝当文人的想法。

据《邵氏见闻后录》,赵祯出生的时候,其母章懿皇后卧榻之下生了一株灵芝草,这自然奇异了,不光如此,细数之下,灵芝草尚有四十二叶,正应了仁宗四十二年享国之岁。也是该书记载,宋仁宗厉行节俭,以皇帝之尊,竟要行墨子之道,一年四季不过穿件夹衣而已,冬天也不用暖炉,夏天不命人扇扇子降温,书里面将这种行为美其名曰“禀天地之气”。

仁宗作为明君,还有一点为士大夫称道的是他特别善于从谏如流从善如流,不过遇到不中听的,他也是有小脾气的。朝中有位臣子姓林,专一玩弄文字,不过他玩弄的稍微高级点,常常自夸自擂,说他自己读《周易》能得圣人的奥秘,当人君即位的时候,就自己摆弄卦爻,以卦象配人君物象,再胡诌出一套歪理邪说,说这是人君当行之事,是圣人在《周易》中偷偷潜藏的微言大义,借此来混口饭吃,看能不能哄住君主,从此一跃龙门,当上国师岂不美哉?其实他的说法都是支离破碎诡辩之词。

赵祯刚继位没多久,这个人又任了侍读,就迫不及待地兜售自己的学说,于是启奏仁宗:“臣日日研读《周易》,陛下即位之后,我测卦得到“需”卦,卦象表明:‘云上于天’,云从龙、风从虎,这是说陛下为真龙天子,能体上天之意而如云变化也。”其实这段虽然也是胡扯,但还算能自圆其说,也不涉淫邪之理,后面就开始胡说八道了,大抵没手段没丘壑的妄人说话都是这一套标榜。后面又说:“象下曰:‘君子以饮食宴乐’。因此臣恳请陛下,要多宴乐游玩,穷水陆天下来奉养君父一人,极尽玩好之美,如此才合卦象,称天心,天下升平唾手可得矣。”

仁宗十分惊骇,但事关天象不敢不察。第二天,询问大臣贾昌朝,贾公明白这个把戏,回奏说:“这是曲解经书以文饰其内心奸诈,心思深险,小人无疑,陛下察之。”宋仁宗是崇尚仁慈节俭之君,于是把这个臣子就撵走了。

他死之时,敌国君臣百姓都惋惜不已,“燕境之人无远近皆哭”,辽国君主都感慨:“四十年不识兵戈矣。”本国更是举国同丧,“京师罢市巷哭,数日不绝,虽乞丐与小儿,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