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惯了“中国人民”,那么“公民社会”距离我

 公司新闻     |      2020-06-13 16:31

当一个社会的中产阶级达到一定程度后,人民就会对社会公共领域产生兴趣,但如果人们无动于衷,说明我们并未进入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起源于社会契约,是指一定地点的所有成员围绕共同利益、目标、价值观所构成共同体的非强制性行为。每一个成员就是一个公民,公民们选出能为自身利益负责的人(zheng*fu),并将自己的权力授予他,同时选出工会、非政府组织、自治组织等监督负责人(zheng*fu)的行为。这种社会介于公与私之间,具有非营利性,并且为每个社会成员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zheng*zhi上的、经济上的还是文化上的。

公民社会最早出现在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上,亚里士多德认为:中产阶级肩负着对国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近代思想启蒙学家们又提出了社会契约的公民社会,即法治的、有人身保障的公民社会。

哈贝马斯认为:公民社会主要是独立的个体及由和独立的自治社会组织进行的一种非官方的文化批判社会。它基于一定的自由和生产力水平。每一个公民在这一社会的交互中形成独立于官方的公共意志。

以上就是古典公民社会和近现代公民社会内涵的代表,我们把二者结合起来,可以看出:公民社会的诞生需要建立在高社会生产力上,并且在这种社会中每个人都有高度的精神自由,同时在阶级结构中又要存在强大的中产阶级。

第二:绝大多数人的实际存款并不富裕,并且还有各个lo*an的压力,同时受传统思想观念的影响,有些年轻人的个人财产多少会受父母支配,因此并不具有足够的经济自由。

第三:在我国中产阶级大致范围是年入数十万至百万、资产数百万至千万的高级白领、大企业中级管理者层、成功个体户、中下层官员等等。他们是中国教育普及和拥抱市场经济时代产物,规模逐渐庞大起来。

按照清华大学李强教授的分析,中国的中产阶层如果细分,还可以分为“中产过渡层”和“中产边缘层”。他通过“国际社会经济职业地位指数”(ISEI)等数据,把中产阶层划分的更具体。中国的中产实际上占人口比重极小,大多数人属于与中下阶层相连接的“边缘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