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智激周瑜”谈道德绑架

 公司新闻     |      2020-07-01 06:30

道德绑架,通常是指人们以道德的名义,利用过高的甚至是不切实际的标准要求,胁迫或攻击别人并左右其行为的一种现象。

威胁一般是指使用武力,权势胁迫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晚上回家走在偏僻的路上,忽然有歹徒用刀抵着你的腰:“要钱还是要命?”

你看见街上有扒手偷窃行人的财物,然后报告给派出所,扒手知道后就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些都赤裸裸的威胁。而道德绑架是这样的:在公交车上,老人要求一个小孩让座,小孩没让就遭到谩骂:“你不给老人让座,就是没有爱心,你不给老人让座,就是你父母没有把你教育好。”仔细听听这话,就会品出这其中就有威胁的味道,只不过老人没有用武力和权势进行威胁,而是用道德和情感来进行威胁。

激将法,就是利用别人的自尊心和逆反心理积极的一面,以“刺激”的方式,激起不服输情绪,将其潜能发挥出来,从而得到不同寻常的说服效果。

在《三国演义》中,周瑜本来是江东主战派的核心,但是,他在与诸葛亮相见时,却故意反说宜降不宜战。诸葛亮装作主张投降的样子,然后说:“我有一计,既不必牵羊担酒,纳土献印,也不必亲自渡江,只要派一名使者,送两个女人到江北给曹操,百万大军就会卷旗卸甲而退。”周瑜问道:“用哪两个女人?”诸葛亮说:“曹操原本就是个好色之徒,他很早就听说江东乔公有两个女儿,长曰大乔,次曰小乔。曹操曾经发誓说:我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于铜雀台,以乐晚年,如此,虽死也没有什么可恨的了。”周瑜听罢大怒,站起来指着北方大骂道:“老贼欺人太甚!”诸葛亮连忙劝阻说:“当年汉朝皇帝曾以公主和亲,今天为了退敌,这民间的两个女子有什么可惜的呢?”周瑜道:“先生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即孙策,孙权之兄,其时已死)之妇,小乔乃周瑜之妻。”诸葛亮佯装惶恐道:“我确实是不知此事,矢口乱说,死罪死罪!”周瑜道:“我与老贼誓不两立,希望先生助我一臂之力。”于是,二人遂订下联合抗击曹军的大计。

其实,诸葛亮知道小乔是周瑜之妻,但他佯装不知。诸葛亮故意用计让周瑜以为,曹操攻打江东是为了得到二乔,从而激怒周瑜,达到自己的目的。一般道德绑架的表现形式都是:如果你不这样做或那样做,那么你就是怎样怎样的人,这是一种很直接的表现形式,而激将法相对来说其实就是一种巧妙的,间接的,隐蔽的道德绑架。但使用激将法时要看清楚对象、环境及条件,运用时要掌握好分寸,过急,欲速则不达,过缓,对方无动于衷,无法激起对方的自尊心,也就达不到目的。

有些父母喜欢对子女道德绑架。他们认为所谓“孝”就是无条件服从自己的命令,他们认为孩子是自己生的,就是自己的附属品,想让他干什么就必须服从,不然就是不孝。

这些喜欢用“孝”来道德绑架子女的父母,他们的很多观念及生活常识都是一辈一辈传下来的,过去他们是怎么被养大的,今天就怎么养育自己的孩子,他们质朴的学老一辈的样子,又固执的不愿改变。而现在年轻人由于受教育及环境的影响,在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上同老一辈人有较大差距,不能理解老一辈人对年轻人各方面的要求,就会觉得老人道德绑架,其实,确切的说,这是老一辈人和年轻人由于三观不合造成的差距。

好多时候在酒局上会看到这种情况:有些人端着酒杯去给别人敬酒时会这样说:“这杯酒你要是不喝就是看不起我”或“你要是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遇到面子薄,抹不开情面的人明明喝不得酒,但觉得别人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硬着头皮打肿脸充胖子都要把酒喝下去;性情温和的人就会好言解释:“吃饭过后还要开车”或“这几天正在吃药,确实喝不了酒”;而如果是遇到不信邪,遇事爱抬杠的人,可能就会眼睛一瞪,脖子一楞:“我就是看不起你,就是不给你面子,怎么样?!”

当然,既然是抢红包,说明红包个数有限,而且抢多抢少靠的就是各人的手气。但是却有一些不知趣的人没有抢到红包,就在那里大放厥词:“既然是发红包,就应该每人一个,我没抢到,必须重新发,不发就是歧视我。”或者说:“我抢的红包太少了,要重新发,不然就是不公平。”这时,发红包的人心里也许会想:“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发红包了,不发红包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在商业企业里,有时搞店庆或和同行搞竞争,商品促销的力度就有点大。这个时候,企业就会要求供应商免费送货或者直接出钱赞助。企业要求供应商进行赞助的理由是:以往你给我长期供货,你是赚了钱的,现在我搞促销活动,就是你应该回报我的时候,现在你不回报我,莫非你找净钱啊!所以说,在这种时候,不能说企业对供应商进行道德绑架。

在一些灾难事件中,如地震,水灾以及这次的新冠肺炎,大家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般在这种事件中,大家都会关注明星捐款,捐没捐,捐了多少?

当然,也许有人就会说,捐了钱是情分,不捐是本分,如果去指责明星没捐或少捐,那就是道德绑架。但是,话不能这样说。

如果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捐了是情分,不捐是本分说得过去。但是,实际上在国家遇到重大灾难事件时,很多老百姓都是自发自愿地捐款捐物,甚至有些老人捐出了自己一生的积蓄。

他们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顾名思义,“公”是公认,“众”是大众,群众。既然人民群众认同你是优秀代表,既然你接受这种荣耀和既得利益,你的肩膀更多的是扛起社会责任和义务,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道德指向。平常时刻你享受流量带来的红利是无人在意的,毕竟这是你的劳动所得。但是关键时刻生怕自己被记起,这就有点让人意难平了。说句俗点的话:“你平时挣了那么多,现在国家有难,你不捐钱,你找净钱啊!?”潘长江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分享了多个日常生活小视频,豪宅被意外曝光,潘长江被许多网友“逼捐”,其中一位网友说:“天天晒小视频有什么意义,你给疫区捐了多少钱?铁公鸡一毛不拔!”潘长江则回应网友,“在非常时期好好锻炼,不要道德绑架,绝对比你捐的多,只是不想晒而已。”从潘长江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有愤怒和无奈,还能够听出有一种戾气。你潘长江作为公众人物,难道在捐款的问题上,大家不该问吗?问了你,你为什么不能用一种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来对待呢?所以,对公众人物捐款的声讨不能称为“道德绑架”。

作为一个有正常心智和思维方式的人,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能分清楚什么是道德绑架?如果真的遇到了道德绑架,为了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不要害怕抹不开情面,也不要担心会得罪人,该还击的一定要还击,该撕破脸的就撕破脸。